(觀點新聞 陳瑋 2019/5/20)

 總統府上空彩虹 台灣觀光粉絲別鬧了,這位立委!別鬧了,這個恐/挺同的政黨!別鬧了,這些長輩/年輕人……走進大街小巷、看看報導下方留言,題目中的「OO」在此刻,可換成好多字眼。

5月17日立法院敲槌,三讀通過同婚專法,台灣在成災暴雨隨後總統府上出現彩虹之中,老天爺的磅礡配樂啊,留名青史的一刻誕生 :「亞洲第一個同志婚姻合法的國家」。

而「全劇終」的字幕緩緩升起,襯底的畫面,卻是違和的「再」提釋憲、「再」提公投、「2020/1/11讓他下架」。到底在吵甚麼?

〈「價值的維護」 對決 「權力的保護」〉

「這個議題本質,就有世代、城鄉之差距」,來自屏東的法官之女、現任立法院司法與法制組召委周春米委員輕嘆著說。

我直接問,「藍天綠地」的政治版圖,民風保守的南部作為民進黨重要基地,「選不選上」會左右「挺或不挺」嗎?

周委員緩緩的吐露說,當我回到鄉村跟鄉親父老溝通,但對方無法理解我們、並對我們失望,「這對任何政治人物來說,都是很大的打擊」,她進一步說,「民進黨做了最大的困難決定,在保障同志朋友的權益中,基於法制與人權,想要請鄉親父老給我們空間啊」。

「家庭觀,是文化選擇,而非人權議題」!法國巴黎第一大學法學博士候選人李鎨澂,堅定的指出。

他解釋說,家庭觀不是不能去改變,但這不像言論與信仰的自由,屬於普世價值,這應該被視為各個文化體系中,不同的價值選擇而已。他舉例說,台灣對於近親通婚,幾等親內的禁止規定,嚴格度更高於歐洲。

李鎨澂質疑,關於家庭觀,到底誰賦予歐洲人有「文化制高點」?

 

〈在鬧甚麼?〉

「準用」民法,真有違背獲765.8萬人公投同意,同志以「民法婚姻規定以外形式來保障」嗎?「公投」與「大法官釋憲」的位階,哪個最上位呢?

首先,來看日前通過的版本中的要義,是自5月24日起,只要是滿18歲,相同性別之二人可向戶政機關登記結婚,並且準用《民法》的夫妻財產制、繼承遺產;而在收養的權力上,同性伴侶結婚後,雙方當事人可收養另一方的「親生子女」,但不能收養與自己無血緣關係的子女。

再來,針對爭點的見解,「公投是『國民總意志』的最高表現,位高是民主國家『最上位』,是可以擊破大法官釋憲的」!李鎨澂強調,「大法官會議15人,與公投765.8萬人,哪個才有民意基礎?這很明確的」。

他透過兩點來辯證,首先,《公投法》第30條要旨,「公投結果足以廢止法律」,可見公投一定高於立法與行政,而司法不過也與行政相同,可見,公投一定高於司法,這是自明之理,再來,公投效力足以再制憲,又釋憲絕對低於制憲,總的來看,基於「準用」與「適用」是相同效果的,因此,準用民法是牴觸了公投結果。

周春米則以曾擔任法官與律師公會理事長的經驗指出,「民進黨是要將大家的要求,都考量進去」,她說,一方面,專法依據公投結果而沒修改民法,另一方面,又依據大法官釋憲所定尊的,現有法治中,民法欠規定到同志朋友的婚姻權益。

〈七成天主教徒的法國,如何挺過同婚立法?〉

大約七成左右的人民為天主教徒,法國自1999年在民法中訂定〈同性伴侶法〉,2013年訂定〈同性婚姻法〉,這樣的14年,社會如何彼此對話?

恭逢其盛的李鎨澂說,這14年中,「影響力最大的,就是媒體會舉辦公開辯論會,辯論會遵循公平法則,不會只報某一陣營」,他解釋說,不論公營、民營的電視節目,會平衡報導正反立場,邀請多元背景的社會團體,公平分配時間來發言;再來,各陣營會透過座談與演說,於大小都會和社區中倡議,第三,國會中也進行辯論。

同時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特約研究員的李鎨澂感嘆道,可惜的是,台灣的「對話」能量遠遠不夠,只是透過臉書、LINE,讓同溫層加厚而已。

〈民主的真諦〉

整個局勢沸騰成一場標籤大賽,民情派,「被」成為「自以為道德比賽冠軍的殺女巫獵人」,好像是人格分裂的一群;人權派,冒著可能輸掉政權與嚇壞家族長輩的巨大風險,雖「765萬人吾往矣」的奮力闖關與出櫃,革命也不過如此?!

連法國從「伴侶」到「婚姻」,都走了14年,「人權派」與「民情派」的火線交鋒,逼促全民在短短2年內,伴隨著「2018九合一」、「指標區立委補選」、「2020總統立委」等選舉,對這複雜課題,非得具體表態。

這真是個難題,可不是嗎?「家庭價值」差異的爭議,沒辦法以「法律」被解決;同志族群對於相愛與盟約的渴求,也不是忽略或抵擋,就真的不存在於我們生活的世界。

被揠苗助長的台灣,陷入了陣營化的對立與世代爭議的激情……

回到開頭,「鬧」與「溝通」最大的差異,在於喧嚷的辯證之內裡,存不存在著一種本質,叫作寬容。

(摘錄自2019/3/7首播的《焦點話題 》,更多節目詳情,請鎖定needs RADIO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