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 0814 1(本文整理自needs RADIO於10/20 & 10/27首播《知心人語》,由陳瑋撰寫)

兩岸工作,始終是我國敏感熱點。

多做一點遭疑忠貞、少做一點則雙軌難接,這門「藝術」,不只豪情四海就能勝任、也不只滿腹經綸就夠格,如何勾勒這等人特質?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前董事長、淡江大學中國大陸所榮譽教授, 趙春山,終生研究政治,但不搞政治;見勢搖擺或為選贏刨敵祖墳,從非其處事原則;作為政治領袖倚重的策士、當今朝野都對他喊聲「師公」,除了豪情四海、滿腹經綸,再佐以高瞻遠矚、又真摯風趣,或許勉可形容其之所能於不同陣營間調和鼎鼐的身影。

 

2015年11月7日,馬英九和習近平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,舉行兩岸分治66年來首度的領導人會面,推手趙春山認為關鍵是從2008年到2015年起,非常多合作發展交流所累積的互信。此刻,大家都在看:歷來民選領袖於最後一任往往追求歷史定位,則連任首次國慶演說對中共遞出了橄欖枝的小英總統,有機會開創出昔日連兩岸領導人都能會面的和平新局嗎?然而我們卻同時見到,共軍史無前例的頻繁擾台,武統可能性升高嗎?

〈列寧「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」,趙:我國首重團結〉

「坦白講,我是國民黨老黨員,但看事角度我都從中華民國國家利益來看」,趙春山堅定的強調。

面對外界聚焦蔡總統為什麼過去常輪流講「中華民國」與「中華民國台灣」,趙分析說,有人對國祚109年有感、有人卻是對在台灣的71年,「我覺得她是讓這兩部分人有交集」!趙說,長年研究共產主義,列寧「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」,所以內部團結、凡事好辦。

趙提出,要知道綠媒至今仍愛講武漢肺炎,讓對岸很感冒,蔡總統國慶演說以「新冠肺炎」稱之,並且她釋出最重要訊息是,很多事可以談、要對話,但也不能不考慮民主制度,對話也不能讓台灣人覺得投降,趙解釋,「蔡希望穩重往前走一步」。國內外對蔡總統談話的普遍解讀也是,她調子放軟,「所以說大陸也不要總定性定位,很多時候應該要因勢利導」。

〈央視「兩岸情勢緊張,美國始做俑者」〉

中共聲聲促「台灣問題不能一代拖過一代」,為什麼會這樣?趙分析說,首先是去中化教育,年輕世代台獨意識嚴重;二來是外力越來越介入,美國對中國崛起採取圍堵,而台灣地緣政治性,美國不會放棄我位處第一與二島鏈的明確利益;第三是疫情,雙方民意對撞,還有人火上加油,讓政治領袖很難控制,連習近平對龐大網民的民粹,都不得不讓其有宣洩地方,來合理化統治基礎,台灣尤有過之、電視名嘴都在講彼此刺激的話。趙解釋,原本台灣問題不優先,優先的是對美工作、並自家問題,如脫貧,特別 此刻是「全面小康社會」的收關年,總理李克強也聚焦「六億人口月均一千元人民幣」,但上述三點使得本來可往後放問題,這下不得不提前處理。

趙解釋說,大陸連鷹派《環球時報》總編胡錫進都說,兩岸都「不開第一槍」,央視海峽兩岸的節目亦下標「兩岸情勢緊張,美國始做俑者」,而共機越中線,當然講是針對台獨、但其實也是作給美國看,他認為,「大陸應不會誤判而以為台灣要走『法理台獨』」,畢竟連陳水扁都不這樣搞,而且大部分國人想要維持現狀。

趙話鋒一轉指出,不管美國誰選上,只要中國大陸持續崛起,怕是仍會掉入修昔底德陷阱,這是結構性矛盾!然而,既然中共常言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」,而明年建黨百年、後年中共二十大、骨肉相殘是親痛仇快,站在民族的利益上不是好選擇,他總結,「用武是最下策,殺敵十分自傷三分;即使小傷,對崛起也都會延誤!特別對習近平,時間很重要」。

〈兩岸關係如何轉危為安?趙:互信來自交流〉

促成馬習會的趙春山說,非常反對兩岸交流受限制,「互信惟有來自交流」,「不來往連家人都親不起來」,《知心人語》也從之前採訪兩岸體壇與兩岸故宮互訪,另外,許多跡象顯見台商與對岸可以一起賺錢,交流之頻繁,可見一斑。趙強調,「兩岸應要『殊途同歸』,正視雙方殊途即本質不同,同歸則是一起想辦法」;馬習會當時的核心精神,即是將雙方爭議擱置,優先處理迫切需解決的問題。

趙追憶說當時客觀氛圍,第一,中華文化認同,第二,中華民族認同,而棘手的國家認同是各自表述。時空回到現今,趙揚高了聲量問,台灣內部目前有沒有共識呢?我們用甚麼來取代對兩岸都已非原汁原味的「九二共識」?若真覺得這已過時,那要如何創造新的敘事或文字,並且兩岸都能接受?蔡總統曾提「九二史實」,她確實也承認有史實 、也有此精神即「心照不宣的理解tacit understanding」,但麻煩的是,大陸將九二共識四字已放入黨章,「這只能看習一念之間了」。

然而,蔡總統若兩岸路線轉彎,如何因應批評?趙春山分析,過去她的「資產」到時候都會變成「負債」,例如民進黨的基本教義派的反撲,但,她目前還是民意最高的政治領袖,所以大權在握,又沒有連任壓力,「她能作典範轉移的工作」。

趙指出機不可失是在於說,「蔡有唯一且很好的條件」,蔡在李政府時代做過陸委會主委,又是談判專家、懂GIVE & TAKE;對中共而言,後年2022年為二十大,習近平應會接任,又2023年續任國家主席、軍委主席;然而,這時蔡已接近執政末期、甚麼都不便做;所以接下來這段期間,對蔡與習與兩岸,都非常重要。

經貿發展、國際尊嚴,再多的政策討論,都奠基於台海和平之上,沒有和平,一切落空。如何繼往開來?考驗的不只是政治領袖的智慧,還有每位公民的選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