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播出節目
  

needslides

20210709微聲盼望
(撰文:needs RADIO 陽明)
2021/07/9
「知足,是人性中自有的財富,奢華,才是人為的貧窮」(蘇格拉底)
分享一個耐人尋味的故事,是發生在十九世紀,一位名叫 薩拉沙泰(P. M.Sarasate 1844-1908)的音樂家的身上,他是一位西班牙裔,但卻生活在法國巴黎的浪漫派作曲家,從小就嶄露頭角,八歲的幼齡,已經是一位人人稱道的音樂才子,不論他的家族或是祖國-西班牙,對他可說是極盡照顧培育之能事,所以才會在年少之時,有能遠赴巴黎拜師習藝的處遇!
青壯年的薩拉沙泰,在巴黎的生涯,延續了家鄉所擁有的富裕,除了盡情的投身於音樂領域的鑽研外,更是廣結四方碩彥,生活充實而且精彩......一日,與好友們餐敘之後,帶著幾分微醺,曬著冬季午後的暖陽,信步走回自己的居所,就在如此怡然自得之際,抬眼看到了不遠之處,有著一對狀似母女的吉普賽人,相護扶持的走在跟前,從外觀的穿著與自己比較,馬上就讓薩拉沙泰對她們的處境,有了清楚的了解--這是一對可憐的吉普賽母女,可能肌寒交迫,並且無棲身之所....
好心富有的薩拉沙泰,當下就疾步上前,並且手中握著口袋裡的銀幣,希望能夠為這對可憐的吉普賽母女,提供適時的救助,但令他感到意外的是,這對衣著襤衫的母女,居然在微笑中婉拒了他的幫助,小女孩更是熱情的握著他的手,示意與她們同行,薩拉沙泰驚訝之餘,還帶著幾分忐忑,隨著她們走下了蒙瑪特的斜坡,不久後,來到了塞納河右岸的河畔,這個地區,是薩拉沙泰一輩子都不會自己前來的貧民區,也是在巴黎吉普賽人棲留的所在,夕陽餘暉之下,四處炊煙裊裊,主婦們忙碌著招呼一家大小進餐,男士們人人把酒言歡,更別說像是精靈竄流般的孩子們!

 

這幅景象,讓薩拉沙泰完全了解了不久前,為何好心相助,卻被微笑婉拒的原因,原來,他們並不缺乏!比之於自己杯弓之間的山珍海味,吉普賽營區所泛溢的菜香毫不遜色,而家人族裔間的快樂共處,雖然沒有華麗的屋宇遮蔽,但頭頂著的,卻是繁星明月的璀璨,在感動的淚光中,薩拉沙泰的人生,增添了一篇對人性至美的認識.....
音樂家情感的敏銳與纖細,促使他振筆疾書,迫不急待的利用音符回應了心中的悸動,因此,頗具盛名的小提琴演奏曲「流浪者之歌」就此誕生了,此曲不僅充滿了異國(吉普賽人)的風情,也彷彿在回述曾經一夕的奇遇,最值得我們注意的,是創作者在樂曲前後段間,所揭示的高對比差異,從聆聽的印象來說,這個差距,簡直如同兩首不同的樂曲首尾相連,其實,這也正是欣賞此曲時,可探究作曲者內心深處體驗為何的良機,薩拉沙泰養尊處優,進出皆稱富貴,在他的刻板印象中,富裕,是一切福份的基礎,反之,貧窮就是缺乏,少了榮華,人生就難免淪為不堪之地,孰不知,一支冰冷的小手,卻敲碎了他的傲慢與優越,原來,快樂的胸懷,才是人間最大的滿足與福氣,一鍋雜菜的溫暖,是滿桌珍饈所不及的,因為,鍋中熱騰騰的炊煙,來自知足認份的暖心,這,才是真正的擁有,也才是真正的富足!
我們所生活的台灣,蒙天庇佑,早就已是一個溫飽無虞的社會,疫情來襲使得日常作息頻受影響,怨聲載道屢有所聞,但若能從另一種觀點著眼,也許行蹤受阻,交誼不張,營生慘澹的另一面,可能就如同薩拉沙泰不曾想過的一樣,有著完全出乎意料的境界,君不見,連遠山近水,都因為人跡的銳減,而重現於曾經嚴重的空污之中了嗎?惡疫看似是對正常生活的一種剝奪,但是否也是引領我們到另一個層次更高的「正常生活」之境呢?
扣人心弦的樂曲中,提供了深思的動機.......
音樂欣賞連結:https://youtu.be/7jWmdzOxD9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