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0819 羅智強 200907

(整理自2020-08-25 & 09-01播出的《知心人語》,由陳瑋撰寫)

你厭倦了政治人物只追求「政治正確」這個「民主選舉副作用」了嗎?

百年難遇的世界變局中,兩岸和平被扣大帽成「卑躬屈膝」雙手投降;「民主進步」竟邁往貪腐專制、但反對黨忙於「對外監督外行、內鬥倒很內行」;當中美衝突升級而專家憂恐於台海一戰、我三軍與募兵醜聞竟頻傳、只剩「1450網軍」國內外猖狂;這場目標在於「台灣民主、兩岸和平、讓人民過好日子」的追求路上,眾多熱切都投射到了羅智強的身上──在如今「二代」林立的政壇罕見地布衣出卿相,青年才俊的總統府副秘書長卻一度落入敵意環伺且仿若棄子的光景;宮廷文化又被年輕世代視作「老又紅」的國民黨,如今任命他「百年老店展新血」革實院院長──打不垮!不怕事!成了大家對羅智強的印象。

〈高雄市長補選得票不到三成基本盤……羅:我當「永遠的行動派」〉

當高雄市長補選慘敗到連基本盤都沒達標,沒有意外地,國民黨內部用力互相檢討的聲浪再起。不過,羅智強說他寧願當「永遠的行動派」,市政國政兩肩挑,馬上宣布「還我公投」環島連署行動,在補選結果不到一周之內展開;過程不是坐在黑頭大車吹冷氣,而是輕騎簡從,騎著電動機車,焰陽與風雨下兼程的一天趕兩場,環台本島19縣市開講。

羅智強說,最喜歡中山先生所說「革命從方寸做起」,他說,雖然黨內既有文化大家都知道,但我覺得反求諸己,我把國民黨當作一片畫布去揮灑。其實,他的穿著已經解釋了這句話,如同大家在車水馬龍街頭上,會看到他身穿不怕髒的深色T-shirt與耐操的便鞋,這氣場,很不「國民黨」?噢不,很像中山先生革命時領導的國民黨!

 

國民黨的革命實踐研究院成立於國府風雨飄緲的1949年,眼前這位獲任命為院長的羅智強,是身不逢時?或求仁得仁?羅智強很坦然的定位了現在的國民黨的挑戰,已到了「存續與否」,而具體的兩大課題,是中心思想渙散、跟青年世代脫節。

革實院作為團結與論述的基地,在做青年培訓,或許是羅智強「空軍」的號召力,在最近一次171期講習班中,刷新了黨史上三個紀錄:報名人數近400人,營隊人數增額到100人,學歷最高的青年政治營隊,海歸學子眾多占一成、國立大學比例破五成。

他笑說,雖然有人稱我「空軍總司令」,但其實沒有奧援,這是和標案拿多、拿好、拿滿的「1450」不一樣。

〈KMT又權貴又「紅」?〉

對羅智強而言,國民黨的中心思想可以反璞歸真為「台灣民主、兩岸和平、讓人民過好日子」,關於第一點,他說台灣民主正面臨外有中國大陸、內有民進黨全面執政後貪腐化又威權化──甚而還超越了國民黨執政後期,是以國家機器追殺異議者、對比著開放黨禁與報禁;而對於兩岸和平常被扣大帽為所謂「媚共」、「投降」,他很清楚指明,政權與人民必須區分,對政權有競合、但對人民是一家親。

美國主導的環太平洋軍事演習上個月正在進行,當然不會讓中國大陸參加,而國民黨始終強調的兩岸和平,顯然在反中世界浪潮下「政治不正確」,如何取得台灣人民與年輕世代的共識?

羅智強說,國民黨「有道理,沒道路」,所以無法傳出去。於是,這幾年他一直著墨於「道路工程」,對於三大社群──FB、Youtube、Instagram,他先以百萬粉專來站穩,再將Youtube頻道「戰神94強」,以電視頻道功能,來替電視媒體大多已變質作「政府禁衛隊」的情況找尋活路,例如節目「未來沙龍」、「野台」,而未來將籌備「紀念日」來談被扭曲的史實,例如9/9,是國民政府實施國民教育的開學日,沒有國教會怎樣?他說,還會有佃農之子前總統阿扁、與礦工之子現任副總統賴清德嗎?

近年的「韓流」,讓人看見藍營的支持者已越來越不耐於國民黨的「溫良恭儉讓」了,有別於此,羅智強的鷹派作風更是備受矚目,但找得到一千個羅智強?

他回答我們說,重點是形塑拉力,面對最近的黑函「公款成個人小金庫」風波,他很淡定的說,雖明知「棒打出頭鳥」但仍然堅持要做,例如節目「野台」就是打造「議題發動機」,運作的原則,共五位主持人、數位來賓、盡量讓黨內年輕人來練口才,「我將這平台給大家、而我不露臉」。

〈引爆話題學問無他,在忠於良知〉

話鋒一轉,羅智強說,在只有一萬粉絲時,自己所受到的網路霸凌是常人想像不了的,連兩個已懂事的女兒從學校回來後,都會問「爸爸你又做了甚麼蠢事」!對於從政者明哲保身之道,常是觀風動向、再做反應,「但我從不計算『西瓜哪邊大』」,「別人會發現羅智強不是『搖擺的政客』就會產生信任」;不信真理喚不回,讓羅智強常常第一時間講話,比如不顧「順時中們」霸凌,率先講「小明」應該骨肉不分離,又例如面對肺炎,很早就正名講「新冠」而不講「武漢」肺炎。

選舉不能沒錢是鐵則,自己募款不易竟還捐錢給別人選市長?!但羅智強當選體現了「施比受更有福」這句傳統的金科玉律。他笑著說,當2018年參選台北市議員時,把第一個一百萬給韓國瑜,當時韓的聲勢還沒起來,支持者不諒解質問「為何給『砲灰』、而不給有一半機會的候選人」?而且因環保參選、不買廣告看板,台北街頭拜票還遇民眾認真問「啊你不是要選高雄」,但後來,又花了更大的一筆錢買公車廣告寫「拒投民進黨,台大有校長」,他說,當時也不知道會不會有效阿,「但就是看不下去了」!

「凡努力過,必留痕跡」是羅智強的不怕事的寫照。他的臉書常常「第一時間回應」,是因曾有過總統府的歷練,對國政有過高度專業的洗禮,而發言人的訓練,使其看議題具備準度。他曾宣佈選台北市長或總統這種雄心壯志,他笑笑說,這種大目標值得用一輩子去奮鬥嘛,我出身自藍領階級,第一次參選而以三千票落選後很茫然,之後有九個月沉迷網咖,而後來政治路一度平步青雲,但馬王之爭後在敵意環伺光景中度過三年低谷,之後覺得沒能打敗得了我的事了,「也是人生另一種風景」。

訪問的尾聲,羅智強說,因我是基督徒,知道從哪支取力量。

對於厭倦了在民主自由社會中卻只有「政治正確」聲音的人,看不怕事又打不垮的羅智強,都企盼他能在政壇中,持續讓上帝保守他的行動如鷹展翅、而心卻永遠對行公義好憐憫的神馴良如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