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播出節目
  

20220616聲明信 needs RADIO

0專欄照片(文章整理自《知心人語》2020-07-21播出節目,由陳瑋撰寫)

防疫讓許多公司「work from home」,結果大部分男性覺得這樣效率很好,女性卻抱怨因家務與老小都使其分心、倒不如去辦公室吧!「對不起我現在一定要離開!必須去接孩子」,若說這話的是辦公室的男性,大家常用讚嘆來回應,但若是女性呢?久而久之在升遷上難逃會被理性主管認為其「家庭至上、工作次之」而使升遷相較不容易;老一輩總說,「幸福對女性就是嫁得好、對男性則是有份好工作」……

上述種種日常,可能在現代人在職涯中,來自社會文化價值的羈絆…….或可稱做是無傷大雅的性別差異──至少,比起曾浴血爭取的昔日女權,現在真是好多了。

女性主義讓大家想到甚麼──厭男、燒內衣、毫無丁點女性風情?她比你想像的更多元豐富。

作為國內少見兼備實務與學術的女性主義拓荒家,她,是社會運動者、政務官、教授、作家──她是顧燕翎。關於讓女性作為自己命運主宰的女性主義,顧老師此刻要給《知心人語》的,是濃縮於一集節目來謹誌女性主義的前世今生,包含了(以下簡略掉女性主義):自由主義、烏托邦、激進、存在主義、精神分析、生態、後現代、後殖民、國家等等女性主義。在這麼多的理論當中我們從幾個重點概念著手。

 

顧老師說,女性主義是股由下往上的力量,往往具有「全球性格」,在百年前國際交流礙於交通不便時,就有世界女性聯合大會議。

首先,談到自由主義與烏托邦的比較,這兩者最大不同在於強調「個人」或「集體」,特別前者,為女性爭取同等的機會和自主權,例如受教權、投票權、婚姻自主權(質疑男性可休妻但女不可能休夫),當時浴血爭取,18世紀法國的德古熱就說「若女性有權上斷頭台、就有權上演講台」!後者具體則如「讓女人從家務中解放出來」,所以生活型態像公社,認為孩子是全社會的、而非個體的,需要廣設托兒所。

再來,就拿名聲如雷貫耳的存在主義女性主義著名的思想家──西蒙・波娃與其大作《第二性》,揭示了時況中的第二,實指「從屬於」第一,即是指從屬於男性的意思,因此她強調女性的主體性,鼓勵起而抵抗,她自己以為表率畢生拒絕進入婚姻、與成為母親。

接下來,談及激進女性主義,例如女人愛女人。精神分析女性主義,這是批判佛洛伊德,因其所主張女性天生有缺陷。而後現代則是去突破現代的規格化要求。後殖民則是為數眾多的第三世界女性,不再隨從歐美世界的社會法則,例如非洲女性主義憲章。談及國家女性主義,這個層面著眼透過國際組織來影響國家。

我們請教顧教授,有女性總統即等同女性主義抬頭嗎?她說,女性當家不一定就女權抬頭,有時反而是倚靠家族勢力才崛起的。

時至今日,身而為人,同樣的經濟、政治、受教、醫療、與表達自己真摯情感的機會,是不是在世界各處都平等了?

「不只爭取女權,而是相信性別平等」,好萊塢影星艾瑪華森作為聯合國親善大使,曾於聯合國演講時呼籲。

在這條漫漫長路的過程中,前人所烙印於時代的重量,陪伴著任何一位不甘隨波逐流的女性——沙漠或許乾旱,但阻止不了以血和汗滋潤了種下玫瑰的拓荒者。

顧教授有感而發地說,改造父權是個遙遠的目標,但女性主義的批判和反省精神使我們越來越能明辨各種差異和壓迫,並且學習尊重不同文化、社會脈絡下的個人,以互為主體的方式互相對待,擺脫優勢者的俯視姿態,克制將自己的價值強加在他者身上,開起更多坦然、互相傾聽的對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