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播出節目
  

20220616聲明信 needs RADIO

作者:《相伴走天涯》主持人王伊妮

20200406相伴走天涯

印度種姓制度,一般人都記得歷史書中的四大種姓:婆羅門、刹帝利、吠舍和首陀羅,亦即僧侶丶武士丶工商人及僕役。賤民則是四等人之下不能接觸的人群。各種姓之間不能通婚,如果男子是以高就低的順婚,對於違犯者的處置是得七代輪迥才能回返原級。如果男子是高攀女家的逆婚,則所生子女直接被貶為賤民,真是非常嚴厲的制裁。在社會中常有家族之中父兄施行的"榮譽謀殺",真是慘絕人寰。

主持人提及了BBC及英國鏡報報導的2018年發生的三起新聞,説明瞭今天這種超過千年的社會階層分㓰依舊存在。雖然印度在政治上己明文禁止種姓制度,為了保護低種姓人群,印度政府還給賤民達利特和僕役首陀羅的低種姓提供了27%的工作配額,在政府、軍隊、大學等各機構必須有一定名額的低種姓人群,有的大學甚至給到50%的比例分配。但是在非都市的區域,階段岐視一直難改,賤民始終生活在最底層社會。

多年前的一部風靡的電影"三個白癡"的故事:男主角蘭契就是低種姓的僕役代替主人上了一流工學院,後用科技專利致富的喜劇,非常精彩!如今在大城市之中,種姓有時是排在錢和權之後的,許多年輕人的觀念也逐漸反對種姓,他們力爭當人有了錢丶權這兩者時,可以突破種姓制度的禁錮。

但是今天印度的民主政治,卻又成了廢除種姓的逆流。為了獲取選票,各個政客都需要團結自己所在的種姓,他們會不斷強調種姓因素,使自己當選,這就是所謂"身份政治",利用種姓作為得到權力的工具。城市年輕的一代因為教育及新科技產品,能夠讓自身的低種姓隱藏起來,就業和經商可以不受岐視,但是因為當下民主政治中脫離不了"身份"的元素,印人自知完全廢除種姓是不可能的。

出生在低種姓的人可能自傷身世,但在高種姓的人群也有不同的煩惱。最高貴的婆羅門姓之中,至尊的職業是成為僧侶,故而許多男性趨之若鶩。而令婆羅門眾多的女子自幼必需認命終生不嫁,或者嫁給父祖年紀的男人,因為在婆羅門中太難遇到適婚對象。又不能因愛情逆嫁,所生子女將降為賤民,這處分太嚴厲了。

印度賤民及僕役只能生活在貧民窟中,或者流落街頭。有位中國人盧克文曾經走訪印度農村及貧民窟,寫出生動的報導。首先他講述印度的男尊女卑情況,舊傳統導致印度的13.5 億男女人口嚴重失衡。今天女性依然被岐視,一個實況是沒有如廁的私密權利。大城市之外地區的印度男人通常"打野外",女人當然不可。就如那部賣座的印度電影《廁所英雄》所描繪的一様,農村女人必須整天忍耐,熬到黑夜才能結伴去到野外如廁。 最後愛妻子的丈夫想私自建衞生間給妻子引起了一場革命。

孟買貧民窟的生活方式,在盧克文筆下是絕對的窮困潦倒。若干年前,中國的大城市存在好些外來務工者聚居的丶類似貧民窟的落腳之地,但在每個"蝸居"的"蟻族"心中,(這兩名詞是來自書寫北漂的著名小説),這只是暫時的中轉站,透過努力拼搏及節省儲蓄,自己一定會離開而有更好的生活。印度目前存在於各大城市中的貧民窟,不是一個中途島,而是終生要留駐的家,窮苦而惡劣的生活是他們的宿命。

未聞印度政府對貧民窟的積極作為,例如興建大片國民住宅動遷貧民出貧民窟,也許是因為高種姓的統治者認為貧民窟是適合低等人生存的空間,政府要開展這種國家級重點工程得不到支援。主持人感覺印度的種姓制度,實在是"高階層人群冷漠的合理化",難道在底層的國民只應任其自生自滅?政府不應該作什麼?難道只有如德瑞沙修女的外國人能憐憫窮苦賤民的需要?

反觀過去三十年來,中共領導人每年都必需向全國匯報脫貧工作的進度,最近己宣示中國將在2020年底前完全脫貧。富人多了沒什麼稀奇,十四億人將全部擺脫貧窮,才真是值得鼓掌的成就!難怪印度人那麽羡慕中國。